(求月票推荐票,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求保底月票。)

  这世间可以看到的永恒,便是日月的光辉。

  星辰可以幻灭,化成流星坠落大地,唯有日月的光辉照耀亘古。

  苏乞年走了,带着秦伤离去。

  清羽笑了,他转身踏上剑桥,他明白,自脚步落下的这一刻起,他就没有了回头路,这条路是苏乞年替他选的,也是他自己选的……

  一峰道人忽然感到有些怅然,他回到蜀山上,想去见见长子,又转了方向,因为有弟子传话,长子昨日闭关,似乎是有所领悟,这个时候,却是不适宜去打扰。

  他来到蜀山上一座不起眼的山峰,只有百来丈高,峰顶一间草庐,草庐边种几株青竹,两块磐石,几根竹笋,宁静得仿佛可以冻结回忆。

  “弟子拜见剑圣。”

  对着草庐躬身一礼,一峰道人看一名满头白发,一身粗布白袍的老人缓步走出来。

  老人摆了摆手,道:“剑圣是传承,真临无奈继承剑圣位,却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,实在愧对我蜀山历代剑圣。”

  “剑圣。”一峰道人苦笑道。

  瞪他一眼,这粗布白袍的老人淡淡道:“老头子活了这么多年,些许虚名,有什么看不开的,你唤我剑圣,我也依然是剑帝,世间绝顶人物看我,也依然是真临,不会因为剑圣二字,而生出半点忌惮。”

  一峰道人沉默,这是他的师尊,蜀山九大剑帝之首的真临剑帝,也是这一代蜀山剑圣的继承者。

  “蜀山剑道是什么,看来你还没有明白。”

  真临剑帝看他一眼,老人在草庐前的一块磐石上坐下,没有威仪,平平淡淡,仿佛真的一名幽居山野的老人。

  一峰道人一怔,而后叹息一声,也在一块磐石上坐下。

  老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酒葫芦,清淡的酒香散溢而出,老人小饮一口,道:“有时候,不能光靠眼睛,也不能凭心而论。”

  什么?

  一峰道人露出不解之色,但老人却不多做解释,直到小半葫芦酒下肚,方才感叹一声,道:“光明的传承者……这个世道,怕是太平不了几天了。”

  瞳孔收缩,一峰道人却是听明白了,难道乱世又将到来?妖魔的铁蹄,会重临他人族大地?

  虽然身在江湖武林,但对于四海边疆之地,一峰道人也不是一无所知,近年来,四海诸妖国的动作的确有些多了。

  身为混元榜上的成名高手,多年来行走于大汉江湖中,乃至四方诸国,也偶有涉足,看到的天下大势,也的确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境地,只是彼此之间,似乎还有所顾忌,所以迟迟没有动手。

  事实上,人族很多高手都在猜测,妖族到底在等待什么,难道被放逐的九大妖圣,真的会归来吗?

  到了而今,除了大汉以及四方诸国等少有的存在,关于黑暗岁月末端,那最后一战,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考证。唯一知晓的就是,九大妖圣被放逐进入了时空乱流,妖族的铁蹄被赶回了四海汪洋。

  “这世间,最不定的,就是命运。”

  老人目光有些悠远,他抬头看蜀山之上的天空,秋阳金黄,但老人目光却越过秋日,似乎深入了九天之内,又超脱于上,进入了茫茫星空。

  璀璨的星河,无尽的星辰,日月似乎是一种永恒,但老人却明白,即便是这天上的太阳,也只是这诸天星辰中极为渺小,乃至可以忽略的一员。

  拖延了五千多年的一战,又将再次掀起腥风血雨。

  兴,百姓苦,亡,百姓苦!

  这,就是天定的宿命!

  这,也是老人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的根本原因。

  他,不信命,尤其不信天命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从蜀山回到武当,苏乞年同样没有用多久,不过一炷香多,他就重新立在了青羊宫前。

  半个时辰后,清夜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出青羊涧,半日之后,自天柱峰礼祭堂,就将消息传遍武当,乃至昭告山外,天下武林。

  武当青羊峰弟子清羽,因剑道天赋出众,蒙蜀山剑帝看中,收为蜀山弟子,斩尽前尘,至此不再为武当弟子。

  仅仅只是三天,这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大汉武林。

  因为历来,都几乎没有过镇国大宗之间交换弟子的先例。身为镇国大宗,都是天命传承,自黑暗岁月时便延续下来的古老存在,哪一宗哪一派又会自承弱于别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纯阳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孕然成婚顾欢北冥墨只为原作者十步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步行并收藏纯阳武神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