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  南诏国。

  这一国以苗族为尊,又与大汉云南道汉苗州的黑苗一族同出一脉,世人皆称之为南疆白苗。

  苗族尊巫道,奉太巫道为国教,当代太巫道道主在天命准圣中,也堪称强者,少有可及,巫道不在阴阳五行之内,传承古老,甚至历代南诏国皇子,在成为太子之前,都要拜入太巫道习武,得到太巫道认可之后,才有资格继位,获得皇室天命传承。

  与大汉不同,南诏国无镇国大宗,诸多巫道教派林立,唯有拥有天命传承者,可以称之为道。

  南诏有五道,五道之中,太巫为首,甚至有对诸多教派废立之权,太巫之后,天巫道近年以来声威愈隆,一代天命宗师芒冬当初自证天命,眼下炼化天巫道传承的四转准圣界,一举破入五转之境,不少南诏武林名宿认为,其已有与太巫道主,乃至皇室并驾齐驱之势。

  与大汉相同,南诏境内划分有五道,五十一州,数百县城,太巫五道各领一道,坐镇一方,太巫为教名,亦是一道境域之称。

  这一天,南诏太巫道,弦月州,乌轮县。

  晨曦时分起,很多武林人士进城,甚至一些平日里难见的大人物,也都频繁现身,引得县令城主焦头烂额,应接不暇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凝的气息,午时不到,很多铺子就闭市了,老百姓们也不惊慌,反而有顽童好奇,想要溜出门去,被自家老子拎着耳朵根子就拖回家里。

  这种时候,能随意出门吗?武林人士聚集,多半有大事,高来高去的人物,虽然有官府威慑,但练武有成的,哪一个出手不开碑裂石,他们这些普通人,练练筑基功强身罢了,是擦着就伤,碰着就死,到时候有地儿说理,也无力回天……

  闵月楼,这乌轮县中最大的酒楼,能有六层,数十丈高,通体都是以百年以上的桐木以榫卯结构搭建而成,古意盎然,地方菜色更是一流,午时不到,酒楼中就坐满了陌生面孔,小二们谨言慎行,都是些外来的武林客。

  “黎明之前,有极光天降,入我南诏境内,疑似神物出世,不知诸位如何看。”

  有人开口,是一个身背朴刀的中年汉子,很多武林人士侧目,此人在这弦月州境内,也算是一方高手,近年来破入二流龙虎境,博得了不小的声名。

  “极光太快,但早先城外地动,时辰相符,有地师测度,可能在城外乌轮山中。”

  “传闻弦月教已有高手到来,疑似天弦剑落常青……”

  “什么!是他!”

  很多武林人士变色,近五年来,若说太巫道境内,有名的新晋元神,这位天弦剑就位列其一,随着年轻一辈大多跨越而立之年,少年一辈及冠,当年的诸多年轻强者们,逐渐取代老一辈名宿,成为五国武林的中流砥柱。

  可以说,当下武林正处于辈分更迭的几年,按照年过而立踏入中年,年逾天命就步入老年,过去的五千多年里,以四十不惑之龄证道元神的,五国每一代都不多见,到了而今,却像是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武道盛世,就是未及而立的年轻元神,近十年来,也有不少,虽然依旧惊艳,却不再罕见。

  “可惜当年的光明龙王……”

  忽然有人开口,但话还没有说完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立即住口,即便如此,整个闵月楼还是一下陷入寂静之中。

  开口之人有些惶恐,这五年来,那四个字似乎成了一种禁忌,但凡有人提及,往往不过数日,就横尸野外,落单者几无幸免,皆是……妖族所为。

  久而久之,在五国境内,除了那些真正的顶尖人物,寻常武林中,这已经成了禁语。

  这一刻,闵月楼中,不少武林人士目光交流,有感叹,也有怀念,更多的则是叹息,五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武林中的岁月最易打磨记忆,少年一代成长起来,开始步入青年,很多时候,那四个字已经成了一种传说,甚至有些久远了。

  闵月楼中有不少刚逾而立之年的武林人士,他们刚刚跨过青年时代,迈入中年一辈,没有人比他们的记忆更深刻,因为经历过那一位璀璨当世的那几年。

  毫无疑问,在他们这一代,有不少惊艳绝伦的强者,而今早已证道元神,但即便是再惊采绝艳者,也无法掩盖一个人的光芒,古往今来,少有的超越圣禁之王之上,公认可与大夏人皇年轻时代媲美的存在。

&e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纯阳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孕然成婚顾欢北冥墨只为原作者十步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步行并收藏纯阳武神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