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所以——”

  刑如意饮了口茶。

  “我告诉你与不告诉你又有什么分别。就算我知道那脸皮是嫣红的,就算我知道脸皮是被袁夫人生生给剥下来的,那又如何?人不是我杀的,脸皮不是我剥的,就算我为袁夫人更换了脸皮,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。

  至于,那被剥皮的嫣红,在我看来不过是死有余辜罢了。她背叛主母,引诱主人,原本就是该死的,况且身为被典卖入府的丫鬟,她的生死本就是袁夫人说了算的,即便是你家大人,也说不出什么来。我这个开设胭脂铺的外人就更没有立场去指责夫人了。

  袁夫人有错,错在她不该网杀无辜,她又今日,也是她的报应。”

  “你,不像是我认识的如意。”

  “那是你从未见过真正的我。”刑如意放下茶盏:“我不是天真善良的小姑娘,更不是那种温柔体贴的家常女子。在我心里,没有绝对的善恶,在我的行事风格里,也没有绝对的标准与框架。说白了,我做事,只凭我是否喜欢。”

  柳生的眸光暗淡了下去,他指着袁夫人说:“时候不早了,为她更换脸皮吧。”

  “夫人请!”

  “帮我,快些帮我换脸。”袁夫人紧抓住刑如意的手臂,将脸皮一并递给她。

  “依着铺子里的规矩,我还要再问夫人一句,这脸皮夫人当真要换吗?”

  “要换,要换的。”

  “夫人不后悔?”

  “绝无后悔。”

  “夫人怕疼吗?”

  “呢?”

  “这次换脸与上一次不同。上一次,是将夫人自己的脸皮剥下来,脸皮忠于夫人,自不会挣扎抗拒。这一次,是将嫣红的脸皮从夫人的脸上取下,那脸皮为了自个儿,必定是不愿意。摘取脸皮时,夫人所承受的将会是与嫣红同样的疼痛。夫人,可后悔吗?”

  袁夫人抬眼,眸光里有了一丝惧意,但那惧意很快就被坚决所替代。

  她微微握拳,闭上眼睛,说了句:“我不怕,为了老爷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  “何必呢?这天底下,又不是只有袁老爷一个男人。”

  “可这天底下,我爱的人,却只有老爷一个。”袁夫人苦涩地说着:“就权当是我上辈子欠他,这辈来偿还的吧。”

  “既如此,那如意也只能成全夫人了。”刑如意看了喜鹊与柳生一眼,“时间紧,脸皮就在这里换吧。喜鹊,你回后院去,若没有我的传唤,不许出来。至于柳生你,是去是留,是看是避,全由你自个儿决定。”

  “开始吧!”柳生站着,一动不动。

  刑如意抽出一把尖刀,刀尖锋利无比,她略俯身,将刀尖对准了袁夫人下颌的轮廓线。

  刑如意的动作很快,手法也很好,几乎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,一张完整的脸皮就被搁在了桌子上。出现在柳生面前的是一张血淋淋的脸,脸上的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着。

  就算他是捕快,就算他已经见惯了生死,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死尸却依然没有强大到能够面对这样残忍的画面。他背过身,强压下喉咙里那股难受的感觉,眼前白晃晃,竟有些晕眩。

  “若是难受,就吐出来。”

  刑如意将取下的脸皮装好,与袁夫人方才写下的认罪书一并交给柳生。

  柳生抬头,眼中是无限的惧意。

  “我想,你今后大概也不想见到我了。”刑如意轻勾唇角,脸上却也没有笑意:“记得,这锦盒中的脸皮是活的,且不可取出来。待案子被审理清楚之后,你将脸皮带到义庄,交还给嫣红,义庄闹鬼自然可消。至于那个妙妙,你放心,她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  柳生点头,接过锦盒,目光绕过刑如意落到袁夫人身上。当他看到袁夫人的那张脸时,竟有种方才所见种种皆是幻想的感觉。

  就在袁夫人被柳生带走的第二天,一个身形伛偻,容貌尽毁,将自个儿全身上下都裹在黑衣中的男人出现在府衙门前。他自称刘五根,是袁记布庄以前的伙计,在布庄大火之后便隐匿了起来。他说袁夫人是被冤枉的,袁家那个侧室嫣红是被他剥去的脸皮,且当场说出了剥皮的地点以及剥皮工具藏匿的地方。

  他还承认,袁家的命案是他做的。死在袁夫人卧房中的那个丫鬟是他杀的,他的目的,就是为了扰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如意胭脂铺I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孕然成婚顾欢北冥墨只为原作者绾紫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绾紫彤并收藏如意胭脂铺II最新章节